您的位置:首页  »  暴力强奸  »  父子换妻记
父子换妻记

第01
  “唉,今天又是吃这个…”力强在饭桌旁下来,望着桌上的饭菜发着牢。
  “不吃这吃什幺?现在不比往了,往后都要省着点。”丽苹从厨房里走出来,嘴里喃喃的唠叨着。
  “妈,看您又来了,没您想的那幺严重,明天我再去试试。”力强站起来,从妈妈的手里接过饭碗。
  “能找到当然是好,只是现在哪儿那幺容易呀?唉…”一个月前,力强所在的公司倒闭了,家里的四口人都下了岗。妻子小芬刚谋了份扫大街的工作,每天起早贪晚的;爸爸为一个小区看门。这一家子,可真够苦的。
  “妈,我回来了。”小芬拖着疲劳的子在椅子上∶“力强,你找到工作了吗?”“我到那家公司一看,原来他们是在家办公的,能成什幺事?”力强拍着脑袋,懊恼的说道。
  “你看你,现在还瞧不起人?”丽苹点着力强的脑袋∶“小芬不也是大学毕业吗?”“吃着饭吵什幺?在家里也不得安静…”刚到家就听到她们的闹声,怀叔发起脾气来。
  小芬给公公搬过一把椅子∶“爸,您快休息会儿吧。”怀叔了下来,心想∶还就是媳妇知道疼人,这些天可也真苦了她了。“小芬,今天累不累?”怀叔关怀的问道。
  “没什幺,我也习惯了,爸您先吃饭吧。”小芬给公公盛好饭放在桌上,一家人一边吃一边想着心事。
  饭后,怀叔拿起一份报纸看起来,丽苹一边修剪着指甲,一边看电视∶“老张,街坊的二嫂一家又渡假去了。”“嗯。”怀叔正看得上瘾,老婆的话本没有听到。
  “老张!就知道看报纸,也不学学人家。”丽苹不起来。
  “有什幺好学的,还不是靠贪污来的钱,不乾净。”“哟哟哟…没人家那幺大的本事就别说,你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你再看人家老任…”丽苹越说越昂起来。
  怀叔也红了脸∶“你说什幺,越来越过了,别以为别人怕你。哼!”怀叔重重的哼了一声,算做是警告。
  “你脾气倒大了,天天这样,这子怎幺过?”丽苹抓过怀叔手中的报纸,用力的甩在地上。
  “你…你…”怀叔红了脸,站起来,用手指着丽苹的脸。
  “你打呀,打呀!反正这子也没意思。呜…呜…”丽苹用手掩着脸哭了起来。
  “妈,怎幺啦?”
  “爸,您看您这是…”
  小俩口衫不整的从里屋出来,小芬的脸上还红扑扑的,儿子光着膀子走向母亲,媳妇则穿着睡走向公公。
  “妈,您别哭了…”
  “爸,您也是,发那幺大火干什幺?”
  见儿子出来,丽苹心里有了依靠∶“小强,妈…妈活够了…呜…”掩着脸跑到卧室去了“妈!妈!您…”力强赶紧跟在妈妈的后追了进去。
  “唉!这个人…”怀叔叹着气了下来,由于生气,黑黑的脸膛上渗出了汗珠。“爸,看您生这幺大的气,来我给您擦擦…”小芬拿起手绢细心的为公公擦起来,轻薄的睡遮不住耸的双峰,随着手的动作轻轻的晃动起来。
  房间里,丽苹扑在儿子的怀里∶“小强,妈和你爸过够了,呜呜…”“妈,妈,和爸那样的人别生气,别哭了啊!”力强抚摸着妈妈的头,小声的劝慰着。
  儿子的体贴让丽苹更伤心了,用力地抱着儿子体,尽情地发着心里的苦处∶“小强,妈今后就指望你了,你可要争气呀!呜呜…”随着体的搐,力强只觉部一松一紧的,没想到妈妈的弹这幺好。
  丽苹对穿着上是非常讲究的,裙子的料子非常柔软,母子间虽隔着裙子,但心好像贴在了一起。
  “妈,有我在,您就不会受苦。”力强两手拍着妈妈的背部。
  “嗯,小强,可得争气,嗯…”丽苹在儿子的安慰下渐渐的平息下来,两手紧紧的抱着儿子,几年来还是第一次和儿子贴这幺近,他瘦弱的子不禁让人心疼∶“小强,妈的好儿子,呜呜…”“妈,没事了,别哭了啊。”力强的手自然的滑下去,碰到了丽苹的丰“别哭了啊,再哭就打了。”一边说一边轻轻的拍了两下,这句话是力强小时候妈妈经常说的。
  丽苹被儿子逗得破涕为笑∶“坏小强,连你也要来欺侮妈吗,妈打你还差不多。”说完“啪啪”的打在力强的后面。
  见妈妈没有责怪的意思,力强放心的把手放在妈妈的部,受着那里的圆润“小时候您常打我,我还几下也不行吗?”力强伸开手指,捏住一掇。
  “小…强,你…你干什幺?”丽苹轻轻的嚷起来,在儿子怀里的觉让人不愿离开,又被他抓住,体渐渐的发软。
  “妈。”
  “嗯,快点放开…嗯…快点放手…”嘴里这幺说,可体却没有动的意思,这孩子都已经结婚了还和妈妈开玩笑,但又想不出这幺做有什幺不好。
  力强发现妈妈的呼渐渐的急促起来,而且体渐渐的扭动,一异样的觉逐渐升起。
第02章
  客厅里,小芬也在细声的劝着∶“爸,妈天天在家里闷着也会烦啊!”她给怀叔倒了杯水,在公公的对面下来。
  怀叔对儿媳的话是言听计从,喝了口水,问道∶“那你说有什幺办法?她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像她那种人,只会享受,又怕吃苦,哪里会要她?”“话不能那幺说吧,我妈搞了这幺多年舞蹈,让她教小孩子跳舞就可以呀,只是不知她做不做?”丽苹是一个很讲究的人,舒适的生活过惯了,让她放下架子还真不太容易。
  “这也是个办法,还是你想的现实一些。”怀叔心里一阵清,家里还就这个儿媳妇省心,想到这儿,怀叔不由一笑,关心的问道∶“小芬啊,这些子可苦了你了,力强这孩子又不争气,真难为你了。”看着公公关心的样子,小芬的心里甜丝丝的,不由的细细的打量起来。公公的体非常强壮,体的上的肌显示着一雄的魅力,和力强瘦弱的子比起来简值就是天上地下“爸,我倒是没事儿,您可要注意体呀,您看您的这里都皮了。”小芬走到怀叔的跟前,用手指着他的肩膀。
  “不碍事的,帮人家扛东西碰破了一点儿,明天就好了。”怀叔毫不在意的解释着。
  小芬的睡裙很短,由于站得很近,两条光滑的大腿微微接触到公公的胳膊,尚未来得及扣好的部在两个大子的冲击下稍稍分开,坚的头随着呼一下一下的显出来,看得怀叔侧过脸去。
  “爸!我给您涂点药吧,明天就好了。”小芬一边说,一边到角橱里找药。
  “不用,就这幺点儿小伤,真不碍事…”嘴里虽然这幺说,心里却是甜甜的。
  小芬躬着在橱里翻着,撅起的部撑开睡裙的下摆,一条布蕾丝的小内包裹着美,细细的带子陷入沟中间,白花花的随着小芬的动作弹动开来,弹动的怀叔一阵火热。
  “我记得还有的,爸您知道药放哪里了幺…”小芬扭过头,见到公公盯着自己的后面,脸不由的一红“爸~~”小芬娇嗔的叫了一声。
  “哦,哦,是在那个橱子里,你再找找吧。”怀叔赶紧应道,老脸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低着头不敢再看。
  见到公公害羞的样子,小芬的心里竟怪怪的,不时的扭头看他的样子,既希望他能再看,又好像不愿他再看。怀叔的心里也在挣扎,刚才的一幕已经使他起了。
  药已经找到了,小芬却不想马上站起来,故意的把头往下探,翘得再一点儿,回头问了一句∶“爸,你看这个药行吗?”“行…”怀叔抬眼望来,只见小芬的圆几乎都在了外面,大腿中间的地带是透明的,里面红的小依稀可辨。怀叔要说的话竟一下卡住,脸一下全红了。
  公公的反应全看在了眼里,小芬到全发热,公公是喜我吧?或者他只是想看看我的体?想到这儿,把两条腿稍稍的分开,拿药的手一晃,上下慢慢的动了两下∶“爸!…您看用这个药行吗?”“行啊,行啊,只要是你找的什幺都行啊…呼…呼…”见到媳妇人的姿,怀叔的心里的,只求能再多看上两眼。
  公公的热烈反应让小芬也产生一种莫名的快,要看就让他看个够吧!小芬这幺想着,索把往下沉得更低,手不经意的放在蛋上,红红的指甲慢慢的滑过沟,好像是给怀叔做导游一样的引路。
  “小…芬,小芬呐,不…要,不要再找了…爸、爸…”从未经受过这幺刺的场面,而对方又是自己的儿媳妇,怀叔到自己快爆发了。
  “爸,您怎幺了?”小芬跑到怀叔的前。
  “我,没事…呼…呼…”怀叔的手放在口处,大口的着气。小芬注意到他的子被顶起了一个包,看来公公在这方面还是很行的“是不是不好受?我给您。”小芬说着,用手起怀叔的背心,雪白的手指按在公公的膛上。
  “这都是烟的,您以后少点儿烟。”小芬的手掌抚摸着公公的体。
  “嗯。”怀叔答应着,呼渐渐的平稳下来。媳妇的小手按得很舒服,她的大腿也紧贴着自己的膝盖,这样一来,下面反而涨得更大了。
  公公的眼睛盯在自己的子上,他那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让小芬的,小芬的手渐渐的往下按摩着,每一下手掌,怀叔就轻声的哼出来。
  “爸,现在怎幺样?”
  “舒服多了,哦,小芬真好!”怀叔盯着媳妇的子,真心的表白着。
  “哪好啊?”小芬挑逗的问出来。
  “哪儿…都好!哦…”
  公公红着脸的样子惹人怜,小芬的子往前一趴,在怀叔的脑门上亲了一下∶“爸也好!”“啊…别逗爸爸,啊,小芬…”怀叔被的分不清东南西北,语无伦次了。
  “格格格…格格格…”小芬笑了起来。
  “呼呼…呼呼呼…你…”怀叔的已经雄起,只得把手先挡在裆上,在媳妇的面前出这幺大的丑,他的脸更红了。
  眼前的男人越发引自己,强壮的肌引得人想抚摸,和老公那瘦弱的子比起来差上何止千万倍。小芬的心里的,转拿过药膏,屈起左腿把膝盖在公公的大腿上∶“爸,我给你上药。”卧室里,母子俩还在搂抱着,丽苹的俏脸紧贴着儿子“坏小强,先放开妈妈,不然妈就生气了。”说完,掐在儿子的大腿上。
  妈妈起伏有致的体比小芬要丰许多,圆圆的大摸起来也是舒服,力强放开捏的手,把手掌从后面入到妈妈的大腿中间,往上一带,抠挖在丽苹的沟里∶“妈,再让我抱会儿。”丽苹不依的扭动,儿子的手指正好抵在眼上,麻麻的觉传遍全∶“你抱我干什幺,你不是有小芬幺?”妈妈的话里有一些醋意,化着浓妆的俏脸看起来很是人,力强更加大胆起来了,隔着裙子从后面攻击着妈妈的,对着丽苹的耳朵说∶“小芬哪能和您比,妈多啊!”儿子的话明显是的挑逗,丽苹的心里却没到生气,一想到自己比小芬还,对儿子这样的年轻人还有惑力,反而有一点足,但还是扭住力强的耳朵,假装生气的说∶“你这个坏孩子,再摸妈就告诉你爸。”一听要告诉爸爸,力强还真的有些害怕,但见到妈妈的脸上是兴,哪有生气的影子,不由的心里一阵喜,一下亲在妈妈的脸上,然后说∶“那您就告诉爸爸吧,就说我喜您。”没想到儿子会这幺直接的说出来,丽苹心里一紧,莫非这孩子真的喜我的体?同时也有此动,小里竟然出了汁。
  “你这孩子,再说就撕烂你的嘴!”丽苹的下抵住儿子的,这孩子,还真的硬了。
  力强觉到妈妈的试探,妈妈的小腹好软啊!两手从后面抄起妈妈的大腿,一下抱了起来∶“妈就是撕烂我的嘴我也这幺说,谁让你这幺人。”“小强…”遭受到突然袭击的丽苹两手抱住儿子的头,丰的一阵摆,大子挤在儿子的脸上∶“快…快放我下来,快…”力强的手指扫着妈妈的,脸蹭着丽苹的子,挑战的说∶“这回可不放手了,要不您还不真的告诉爸爸。”凌空被儿子架住,体的部位都遭到他的侵袭,的快在全弥漫,心里倒真的是不想下来了,可一想到隔壁的老公和媳妇,丽苹求饶的说道∶“妈的好小强,放妈下来,妈不告诉你爸爸。”“那您得告诉我,您喜我吗?”力强的手指顶着妈妈的眼,鼻子蹭着她的尖。
  “好…小强,妈…妈…喜你。”
  “那就叫我声好听的,我就放您下来。”
  “好儿子~~”丽苹的声音发了,可力强仍然不依不饶的,手指滑向妈妈的小处,一下下的点按∶“这不行。”“小~~~强~~哥~嗯…”声音越来越低,嘴快咬住耳朵了。
  “哎!”得到足的力强放下妈妈的体,丽苹用力扭住儿子的鼻子∶“你个坏蛋,妈让你整死了。咱们先出去吧,该睡觉了。”力强用手拍了拍妈妈的丰∶“妈,我可是说真的啊!”“坏蛋!”丽苹的眼里充了怜,心里突突的跳着。
  母子俩开门出来,听到开门声,客厅里的翁媳两个也是各归各位,大家的心里都怀着各自的想法,每个人心里的觉都不相同。
  大家各自的回到房里,面对着上的另一半,心里的思绪却飘到了另外的房里,而对着边的人再也提不起兴趣,把灯一熄,各怀心事的睡着了。
第03章
  第二天一大早,翁媳两个就出门上班了,丽苹母子俩吃过早饭,力强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在妈妈的上摸上摸下,把丽苹逗得鹿撞不已,直到丽苹微怒,儿子才出门找工作去了。
  收拾好碗筷,丽苹对着梳妆台开始化妆。她本来在歌舞团工作,负责舞蹈的排练,近年来她们的单位一直在走下坡,加上剧团经营不善,最终还是失业了。
  丽苹对着镜子仔细的描着,虽然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但常年的保养使她看起来要年轻很多,脸上虽也有了皱纹,稍一上粉就看不到了。镜子里的粉脸依旧人,或者儿子说的是真的,自己也觉得要比小芬强上许多。
  套上黑的袜,对着镜子端祥着自己的体,坚的双峰、纤细的肢、丰的部,哪一个部位都比小芬出,加上这幺多年的练功,皮肤都还紧绷绷的。丽苹两手托住房,它的弹让人意,这幺成的体竟然找了个阿怀,一想到老公,丽苹的心里就一肚子气,自己跟了他这幺多年,动不动就发脾气,要不是为了小强,早就和他离了。
  昨夜儿子的抚摸现在想起来还会兴奋,老公这两年在情趣上差多了,一躺下就只顾自己睡觉,有时即便把他叫醒,也只是草草了事,例行公式的做完,就又倒头睡去,常把自己的不上不下的。
  儿子的家伙却又不同,不仅硬度足够,虽然隔着服碰到也让人发,这孩子,该不会是真的想干我吧?丽苹越想越烦燥,两手得更紧,下面的已经泛了。我这是怎幺了?小强,你真的想要妈妈吗?
  此刻的力强正在朋友的家里,两个人看着情片。
  现在找工作太难了,找了多之后,力强也没碰到合适的,但又不愿在家听妈妈的唠叨,于是每天都跑到朋友的家里玩。朋友阿财是力强的中学同学,中学毕业后就没有上班,自己做些小生意,阿财是个圆滑的人,黑白两道都吃得开。他做的可都是大生意,只可惜是偏门∶从外地运来情影片,然后再批发给当地的小贩。
  力强自从在阿财家看到A片后就不能自拔,他这里能看到的片子太多了,诸如本的、港台的、欧美的…应有尽有,看得力强每次回去后都要疯狂的发在小芬上。
  今天的片子有些特别,阿财神秘的说这次运到的是正宗的国产货,力强有些不信,国内真的有人自己拍片子卖?阿财打开一箱包裹,里而摆了片子,看得力强眼球都快掉出来了。
  箱子的里面还有个小包装袋,阿财一边打开一边说∶“这是浙江人拍的,据那边人告诉我说,是一家人自己做的,本来是专往境外销的,说让我尝尝鲜。”“一家人?不可能吧!”力强一边问,更加迫切的等着回答。
  “他们是这幺说的,应该假不了。”阿财打开包装,竟然还有封面∶《回大地》,封皮上有几幅大干的图。
  “快看看!”力强一把抢过碟片,放入影碟机里,屏幕上一小段正统的卡拉OK之后,赫然打出了字幕∶『中国大陆情专辑第六集,海外版』。
  “真的,真的是!”两人睁大了眼睛看着电视。
  片子几乎没有什幺剧情,分成了上下两段,前段是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小伙子一起冲澡,洗着洗着就干到了一块儿,拍的也没有专业的那幺清晰,但力强的心里却有着强烈的震憾。
  “这个人和男的还真有点像,如果是一家人的话,莫非是…”“是他妈吧,你看她还有些害羞呢!儿子的表情也不自然。”阿财用专家的口吻解释着,正好说到力强的心里。
  “看来真有这样的事,他们是在玩真的啊!”第二段是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小姑,据阿财的推断一定是父。
  这个片子给力强的刺太大了,放完后力强拿起片子问道∶“这次你进了几张?”“总共进了十张,两种。”阿财拿起另一张回答说。
  “我一样要一张,这种片子太少见了,多少钱?”力强把片子放入兜。
  “哥们儿嘛,谈钱就远了,你要是喜的就拿去看好了。”阿财豪不介意的说∶“只是要小心点啊!”“那是当然,改天请你打炮。”力强站起来。
  “急什幺呀,再会儿!”阿财让着。
  “我还有事呢,明天我再来。”
  从阿财家出来,力强仍然是神恍惚,眼前总是妈妈的影子,只想快点回到家,好把它打出来。
  丽苹正在客厅里练功,为了方便,她上只穿了件小背心,下面则是黑的连袜,人的曲线尽显出来。
  “妈,我回来了。”眼前的妈妈太美了,力强制着想要冲上去的举动,往自己的房里走去。
  “小强,”丽苹把腿搁靠在凳子上,两手往下腿,这使她的部翘起,深陷的沟正对着儿子的目光∶“今天怎幺样?”“嗯…今天还是没找到,跑了好几家。”力强盯着妈妈的,丰的体在黑丝袜的映衬下充了惑。丽苹转过体,对儿子的目光并不反,而是摆了摆手让力强过去。
  丽苹两手后翻,弯着支在地毯上练拱桥∶“小强,扶着妈点儿,这两天有点累。”力强用手托住妈妈的细∶“妈,您就别练了,大热的天儿。”丽苹慢慢的抬起左腿,上下伸动着肌∶“托住了,妈再练会儿就行了。”妈妈的体在眼前轻摇慢摆,透过丝袜的空隙,里面穿的紫小内清晰可辨,力强的心跳开始加速。
  妈妈真美呀!微隆的小腹,丰沃的户都引人触摸,短小的背心遮不住坚的双峰,随着体的起伏晃来晃去。
  做了一会儿之后,丽苹就开始轻微的息,力强一手托住妈妈的,另一手则游走在上,在妈妈抬起大腿的瞬间一下放在大腿的部,丽苹轻声的哼出来∶“小强,托好了,嗯…嗯…”儿子的手随着妈妈的大腿上下移动,放下来的时候丽苹就并紧两腿,力强的手则被夹在妈妈的神秘地带,母子俩不再说话,只是用眼神来表达自己的觉。
  “妈妈,想要我吗?”力强的眼里充了火,用眼神向妈妈发起冲击。
  “哦,孩子不行的,只能就到这种程度。”丽苹闭上眼,算做是对儿子的回答。
  良久之后,丽苹从地上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向厨房∶“小强,你先休息一下,等会儿饭好了我叫你。”力强摸了摸怀里的A片,急步的跑回房里,刚才的场景让他再难自制,先打出来吧!
  由于工作的地方较远,翁媳两个中午都不回家,母子俩吃完午饭,各回房里睡觉。回房前,丽苹叮嘱道∶“小强下午就不用再出去了,帮妈再练练。”丽苹是红着脸说这句话的,刚才的觉实在妙透了,躺在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这个孩子真会摸,摸够了他又不敢,让人怎幺才好啊!
  力强关好门,掉服,只穿着内在上,接好影碟机,在房里偷偷的看另一张片子。仍然是那一家人拍的,这一张拍得要大胆多了,一家人在房里搞群,先是妈妈和儿子、爸爸和儿,后来是换大玩。力强看了一遍之后尚不过瘾,又把片子放在里面想温习一遍的时候,外面传来妈妈的脚步声。
  “小强啊,你醒了没有?”
  力强赶紧关上电视“妈,我醒了,您…”力强伪装着躺下来。
  丽苹推门走了进来,只见儿子躺在上,小小的内被起老∶“小强快起来,再帮妈练练。”“啊,妈我好困…”力强闭着眼,好像尚未清醒的样子,看到眼前的妈妈时,他一下从上爬起来∶“好啊,我马上来。”丽苹只穿着内,充的站在儿子的前。小坏蛋的眼睛都快能吃人了,丽苹抓住力强穿子的手∶“不用穿了,家里又没有别人,再说天儿实在太热。妈也是怕出汗才穿成这样的。”丽苹瞟了一眼儿子的裆部,从房里出来。
  “先帮妈腿,上午的鞋妈刚才洗了,穿跟鞋站不稳。”丽苹娇声的告诉儿子,把左脚抬起放在木桌上,她的脚下换成了白的跟鞋。
  力强从后面搂住妈妈的体,两手摸在房上“你把手放在妈的上就行了,这样妈没法动啊!”丽苹的丰顶住儿子的下,坚硬的家伙隔着内一跳一跳的,丽苹反手抓了一下∶“你这里怎幺硬了?可不要想妈妈呀…”这一下无异于火上浇油,力强索抓住了妈妈的手又放在上面∶“明明没硬嘛,要不您再摸摸看?”得到儿子的反应,丽苹的手放肆起来,隔着内用手指捻着∶“是没硬,哦…是没硬。”没硬的已经撞手了,丽苹的手指拿捏住头在想∶“这孩子的家伙真壮啊,要是在小里…”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