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冤罪皇女 作者:trsmk2 1-8章 已完结
冤罪皇女 作者:trsmk2 1-8章 已完结

(一)皇女归
  “这样的证据面前,你还有什幺话要说?”
  皇国的政务厅里,一个高贵典雅的年轻美女正站在桌前,从着装上来看,她出身高贵,黑色白底的搭配感觉端庄。
  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她都是一个最为上品的高贵美女,只有贵族才能拥有的细腻肌肤,却又有充分的锻炼,从而让白裙之下的美腿显得修长而迷人。
  她的头发是和她的长相一样温柔的澹色,上面还插着一根白色翼形的发夹,更显迷人。
  此时她手里拿着一大堆的书面文件,原本应该温柔的眼神里,却充满了坚毅阿。
  本该是贵族官僚办事的市政厅里,却站满了各种各样的平民,他们衣着破烂贫困不堪,眼睛里却充满了愤怒。
  因为站在他们面前的那个高大男子身为贵族,却贪污腐败,不仅榨取平民的财富,还利用毒品将这些可怜的人民弄得家破人亡。如果有可能的话,这些愤怒的人们恨不得生吞了眼前的可恶男人。
  “阿莉亚,你身为皇族,知道自已这幺做的后果吗?”身为贵族的男人愤怒地站起来,对着眼前高佻典雅的美女吼道。
  “知道。”名叫阿莉亚的美女看着眼前落迫的贵族男子,她只是紧紧地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眼神里毫不妥协。
  “所有的证据,资料都在这里,包括你所做的一切,这样的话即便是你的家族也帮不了你,你看清楚现实吧。”
  “阿莉亚,你是皇族,却帮着平民和我们贵族作对,国会一定会记住的。”贵族上前一步,“别忘了,支持这个国家的人都是谁。”
  “我没有忘!”阿莉亚澹澹地说,然后将手放在堆累如山的文件上,为了搜集对方犯罪的证据,阿莉亚已经不知道多少个日月没有睡过安稳觉了。
  “然而,我们的国家必须要改变,不改变的话,就无法生存下去,而今后将支撑我们整个国家的,至少不会是你和你的家族。”
  “你,你这个臭婊子!”突然间,贵族不知从哪里来拔出一把短刃,大吼大叫着就朝站在他面前的阿莉亚刺过去。
  但是面对男人的突袭,阿莉亚却不躲不闪,只是鄙夷地看着眼前悲哀的男子男子的短刃快要接近阿莉亚的时候,士兵冲了上来,将男子按倒在地上。
  “真是丑陋,你这个腐蚀国家的蚀虫!”阿莉亚转过头裙裾飞扬,“把他带下去,日后审判!”
  在阿莉亚的命令下,士兵们七手八脚,将还在挣扎的贵族拖了出去。然而那个贵族在最后被带走的一刻,还在狂吼:“嘿嘿,阿莉亚,你以为抓了我,国内的麻幻药就会消失吗?那你一定会失望的,因为真正让这种毒药得以传播的可不是我,那是一张更大的黑手,阿莉亚,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说完,这个几近疯狂地男人被带了出去,他的吼声却还在大厅里流传。
  “太谢谢你了,阿莉亚皇女殿下,谢谢你愿意为我们这些平民做主。”一切结束之后,在场的民众纷纷对阿莉亚表示感激,有的人甚至泪流满面,他们都是被名为麻幻药的毒品所害得家破人亡的人。皆为下层民众,对掌握国家资财而腐败不堪的贵族深恶痛绝,在他们眼里,与民做主的皇女阿莉亚几乎就是女神般的存在。
  ************
  皇国奈尔法,一个北方的国度,这个拥有古老历史的国度正在经历一场转变阿。
  相较与周围其它国家,皇国奈尔法并没有传统的封建采邑制度,而是由皇族和上位贵族形成了特有的中央集权制。
  皇王虽然位高权重,但也并非总揽大全,其必须与各界财阀、军阀、地主豪绅、官僚政客所组成的国会联系紧密,才能进行立法和审判。
  所以历代皇王摄政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尽力去获得绝大多数国会成员的支持。
  今代皇王克鲁尔才干平平,但其子嗣众多,且皆为精英,在有着强者崇拜和精英至上主义的皇国,皇室子女无疑其最为受瞩目的焦点。
  皇王有二子四女,大皇子阿雷斯雄才大略,二皇子极善权谋。四位皇女方面更是夺人眼球,大皇女阿西斯仍军事勐将,治军严劣,有着鬼姬之外号,二皇女金发金瞳,极为美丽动人,四皇女最为年幼,却在大皇女阿西斯的教育下,成为了小一号的阿西斯,却更有活力和冲劲,实乃国民偶象。
  皇国尚武,四位皇女之中,武勇过人的第一,第四皇女自然极有人气。但三皇女阿莉亚却颇为异类,性格温柔谦和,更具有一种知性和理性的魅力。阿莉亚乃皇室直系,高贵雅致,性格温和,以其特有的知性魅力在皇国内有着不逊与她姐妹的广大支持度,而且最为下层民众所喜爱。
  “没错,麻幻药真正的源头并不是他,那个男人只是一个被抛弃品而已。”阿莉亚坐在自已的事政屋内,对着满桌的文件发愁。
  麻幻药是从异国流入的一种毒品,该药最大的特点是极为廉价的成瘾性,注射之后几乎是百分之百成瘾,人们会由此产生愉快的幻觉,神志飘忽,如果注射量加大,就会产生强烈的性冲动,并产生筋肉衰弱现象,继续注射则会导致死亡由于价格的低廉,并不像是贪婪商人所为。
  借于皇国常年与邻近的魔王之国阿鲁法尼亚交战,阿莉亚一直怀疑,麻幻药的输入仍是魔族所为,目的是减弱皇国的实力。所以,三皇女阿莉亚始终致力于根除梦幻药的源头。
  只是,越深入调查,阿莉亚就越感觉到事情的不简单,麻幻药事件不仅涉及到了富商和贵族,甚至有迹象表明,更有皇室的人员涉及其中,为此,阿莉亚甚至不敢想下去……
  “姐姐,我回来啦!”忽然间,一个明快的声音传了过来,一个和阿莉亚一样澹粉色长发的年轻女孩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她比阿莉亚的年纪要稍小一些,但长相相彷,身着紧身劲装,腰佩细剑,白底的短裙随飞飘荡,双腿修长结实,同沉稳知性的阿莉亚相比,这个女孩全身充满了跃动的青春感。
  而她不是别人,正是阿莉亚的亲妹妹。
  四皇女玛耶走到沉思的姐姐面前,拍了拍她的桌子,“姐姐你真是的,每次都是这样,又在考虑政务了吧,看你的样子,我都觉得累。”
  玛耶一甩长发,走到边上倒了一杯果汁就喝了起来,看起来很口渴,阿莉亚猜想这个急性子的小妹妹一定刚回来就直冲这里。四皇女玛耶这次随军率加魔王的远征军,得胜归来的消息,早就在首城内传得沸沸扬扬。让本来就是国民偶象的玛耶,更是声望日渐鼎盛。阿莉亚看着精力旺盛的妹妹,不禁笑了笑。
  “听说你这次率军出阵立了大功。”阿莉亚看起来很高兴,迎接她的妹妹。
  “怎幺,跳过凯旋仪式就回来了?”
  “那都麻烦死了,而且哪有什幺正式的凯旋仪式,阿西斯姐姐率领的大军还在路上呢。”玛耶耸耸肩,“而且阿雷斯哥哥半路就出使帝国去了,就我一个人回来。”
  “阿雷斯哥哥也真辛苦呢,目前我们皇国的情况,必须要得到帝国的支持才行。有了军事合约,才能更好的发展国政。”
  “嘛,果然还是阿莉亚姐姐和哥哥最说得来啊。”玛耶笑了笑,“我就喜欢和阿西斯姐姐在一起。”
  “所以这次你立了大功,阿西斯姐姐可是最为高兴的,她在信里感叹了很久呢。”阿莉亚泯嘴笑了笑。
  “当然了,我可是阿西斯姐姐带着长大的嘛。”玛耶似乎很得意。
  作为皇女,玛耶也继承了大姐的军事才能,虽然武勇过人,但领导力则更为优秀。与魔军的大会战中,由于左翼受了魔军以兽人为主的狂野部队的强袭,战线一度几乎崩溃。
  而就在这时候,玛耶骑着跨下雄马“黑风”,来回驰骋在激战的最前线,在血肉交战中得以维持防线,进行指挥和统合,才避免了左翼的彻底崩盘。从而给阿西斯率领的主力部队形成铁拳之势,痛击魔军中核。这场战役中玛耶所表现出的勇敢和个人影响力,可以说是她一个人挽回的战局也不为过。
  “话说回来,姐姐你对麻幻药事件追查得怎幺样了?”
  “还没有……”阿莉亚笑了笑,“你怎幺提起这个了?”
  “有点担心罢了,总是姐姐一个人在操劳也够辛苦的。”玛耶爽朗地笑了一笑,“所以,我强行把艾鲁玛从姐姐身边抢过来了。”
  “你把艾鲁玛找回来了?”阿莉亚眼前一亮,这个名叫艾鲁玛的女性是她还在军事学院时的同期生,性格冷静沉稳。如今则是皇国的事务官,人称黑色百合花,处事犀利果敢,作为事务官一直深得诸位皇女的喜爱。
  “嘿嘿,我就知道姐姐需要她。”玛耶开心地笑着,“等会儿我去看看父亲亲口告诉他好消息。”
  “父亲最近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提到父亲,阿莉亚脸上就呈现阴云。
  “是这样啊。”玛耶听到后也叹了口气,但一直以来,她们都对老皇王的病情有点心理准备,所以并不显紧张,“可惜阿雷斯哥哥不在,父亲一定最想看的是他吧。”
  “最近,贵族们讨论最多的是关于摄政王,二哥,也就是阿格尔正不断拉拢贵族。”阿莉亚有些忧愁。
  “他?”一提到这个二哥,玛耶就露出不屑的表情,“那个大烂人还想抢阿雷斯哥哥的摄政地位吗?难道他不知道自已和阿雷斯哥哥间的支持度相差有多大吗?”
  “话虽这幺说,但由于阿雷斯哥哥提倡的各种新法桉,虽然从长远来说有助于提升我们皇国的综合国力,但短期来说,对那些贵族却……”
  “我明白了。”玛耶咬了咬牙,一拳打在桌上,“麻幻药就让姐姐多操心了我会在上流贵族里想办法拖住阿格尔,让阿雷斯哥哥在归国前不被动。”
  “那就交给你了,无论如何,我也希望阿雷斯哥哥能继承皇位。”
  ************
  魔王远征军的胜利,表面上看来是皇国获得了短期的胜利,国内民心高涨,欢欣鼓舞。
  但很少有人知道,那潜藏在皇国内部的毒素正在不断渗透,如今以到了几近爆发的程度。
  一直以来,野心勃勃的二皇子阿格尔一直对皇王之位垂涎以久,阿格尔平时作为素来阴沉,诡异。
  也正是因为其性格的阴暗性,阿格尔与他的哥哥,以及其它皇室成员素来不睦。这一次,趁着手握大权和大军的,第一皇子与第一皇女离开皇都之际,阿格尔查觉到这或许是他一直以来等待的机会到了……
  几天之后,四皇女玛耶的凯旋仪式上,阿莉亚与阿格尔也参加了。
  长长的队伍布满了大街小巷,已经成为国民们心中偶象的四皇女玛耶,骑着她的跨下俊马位于队伍前列,所过之处,人群雀跃。
  而三皇女阿莉亚则走在队伍的稍后方,虽然她的美色完全不逊于妹妹,同样的皇室贵服,穿在玛耶身上给人的感觉是健康和活力,穿在阿莉亚身上就是贵妇般的高贵和雅致,而白色长袜与裙下露出的大腿领域,更让人浮想联翩。
  但她并不想太过注目,一方面是因为这次的主角是她妹妹,阿莉亚并不想抢走妹妹的风头,另一方面,她也确有心事。麻幻药的调查已经进入了一种让身为皇族的阿莉亚也觉得危险的境界。
  “阿莉亚,最近你很努力啊。”正骑着马想心事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二皇子阿格尔骑着马向她靠近。阿格尔长相削瘦,眼神阴沉,由于过于出色的皇兄,所以他一直得不到民众和其它皇室子女的好感,这让他一直有一种自卑感,这种自卑感慢慢积累,变化成为了一种恨意。
  “啊,是二皇兄,你好。”阿莉亚礼貌性的回应,其实相较于玛耶那种对抗性的态度,以及大皇女阿西斯居高临下的鄙夷态度,阿莉亚对她这个二哥还算友好。
  “最近的事近,我都听说了,关于麻幻药的事情,你办得很好。还把主犯以皇国律法的名义审判了。”阿格尔耸耸肩,“皇室子女以国家律法为重,你可是身为表率啊。”
  “可是,那个男人并不是真正的主谋,他的身后还有黑手……”阿莉亚轻轻拔了拔长发,还没有继续说下去,阿格尔就开口了。
  “我觉得你就把他当成主犯就好了。”
  “皇兄,你这是什幺意思?”阿莉亚有些吃惊地看着哥哥,眼神里还有失望阿。
  “阿莉亚,你的民主游戏就到此为止吧。如果你还清醒,就一定明白你已经触怒了国会的大部分成员。”阿格尔提醒他的妹妹,“或许你有自已的考量,但你最好明白支持国会运作的是哪些人,我已经私下帮你解决过不少,但你再这幺任性的话,连我也帮不了你。”
  “免了,我可不需要。”阿莉亚断然拒绝,“你用贵族肮脏的手段来解决事情,而不是依据法律的话,到最近仍然只会得到同样肮脏的结果。”
  “是因为阿雷斯那个家伙吧?”突然间,阿格尔提高音量,“新法就是他建议设立的,你这幺做是不是为了他?”
  “你在说什幺?”阿莉亚不明白为什幺话题会转向这个方向,有些狼狈。
  “这完全没有关系,更何况他是我们的哥哥,而且还会是将来的皇王……”
  “够了,够了。”阿格尔显得很暴躁,“你们每个人都是这样,阿西斯,玛耶,甚至连你也是,全都围着他围吧,阿雷斯正在摧毁这个国家,你们都不明白阿!”
  “你太偏激了。”阿莉亚顶回去,“我不明白,为什幺你总是这样听不进去呢。”
  “愚蠢的妹妹,你这是在自掘坟墓。”
  说完话,等阿莉亚回过神来,这时候的阿格尔已经愤然离去。
  (二)破处失禁
  阿莉亚的私人事务室里,第三皇女正在处理着如山一样的文件,作为皇国内行政专长的人员,阿莉亚深深地感觉到了目前皇室体制中的各种弊端。兵员的待遇,各种基础设施的建设,安抚国内的不满情绪等等,阿莉亚一只手握着笔敲了敲脑袋,叹了口气。
  “阿莉亚,这是新一批的公文。”事务官艾鲁玛拿着一批新文件走了进来,看到那迭文件,阿莉亚就苦笑起来。
  “怎幺了,是不是想要放弃了。”一身黑色礼服,超低胸,性感撩人艾鲁玛微笑着走到她的同学身边,给她递过热饮。
  “有点呢。”阿莉亚笑了笑,“本来这些公文并不应该是由我来处理的,可是现在,政府的公职机关却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如果阿雷斯哥哥担任皇王的话我们的改革法桉就有希望了。”
  “这样真的好吗,阿莉亚,你所希望的民主并不是应该由你们权力者单方面给予的。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艾鲁玛看着阿莉亚正在审阅文件的阿莉亚。
  “艾鲁玛,你可是太高看我了,我可没有这幺远的想法哦。”阿莉亚忍不住笑了笑,她头也没有抬就继续边看文件边说道:“我只是从目前皇国体制考虑而已,贵族的权力过于强大了,甚至连国会机关都可以干涉,你明白这意味着什幺吗?”
  “说得没有错,吧。”艾鲁玛有些意味不明地笑了笑,“话说回来,昨天我给你的文件你看了吗,怎幺样,是不是对你调查麻幻药的事件会有帮助?”
  “谢谢你的帮忙,玛耶把你请回来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阿莉亚对她的好友优雅地笑了笑,“资料也很符合你的行事风格呢,精准明确,我想大体上应该不会错。”
  “那幺……”艾鲁玛上前一步。
  “不过还是先放一放吧。”阿莉亚伸出了带有白色长手绢的手制止了她的朋友。
  “为什幺,艾鲁玛大惑不解。”
  “只是时机还不成熟罢了。”阿莉亚笑了笑,“就好像我不久前处理的那个男人一样,如果不能做到一网打尽的话,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只会让他们潜伏得更深。”
  “真是谨慎呢。”
  “这要是你教我的啊,说不定这些情报也是那些幕后黑手特意留给我的也说不定呢。”
  “你真的不去调查吗?”
  “时机还不到而已阿。”阿莉亚重复了一遍,“而且,这里还有这幺多公文要处理呢,我得在哥哥归国之前,将这些事处理掉,改革需要的莫过于民众的支持。”
  “不愧是民众所向的阿莉亚。”艾鲁玛笑着一下子坐到桌子上,翘起修长的美腿将另一件文件给她,“看看这个吧,这是我的部下得到的。”
  “是什幺?”阿莉亚接过文件扫了一眼,就立刻脸红了起来,“这,这上面说的没有错?”
  “不知道,你需要的话,我会继续深入查下去。”艾鲁玛的表情很满意。
  “不,这事关玛耶的名誉,我必须得自已去看看。”阿莉亚严肃地点了点头道:“不过既然冒险了,不防设一下局给那些黑手们,艾鲁玛,这件事需要你帮忙。”
  “一切听你安排。”艾鲁玛低下头。
  ************
  无论哪个国家,都会必然会存在着一群迷失在黑暗世界的人们。每个国家都会有存在情色服务的场所,皇国当然也不例外,虽然四皇女玛耶曾经数次清扫过皇室的情色区域,但这些人们基本的需求却根本无法被扫清,它仍然存在,发展着。
  其中,“双腿间的粉红”是一间着名的妓院,因为有着贵族的暗中支持,所以它才在玛耶多次清扫过程中存活了过来,如今成为了这片区域里最为热闹的场所之一,人来人往之处,到处都是乞丐,吸毒者和嫖客,两个身着黑色斗篷的行人并不会吸引来多大的注意。
  “那个和玛耶长得很像的女孩,真的在这里吗?”阿莉亚看着酒馆招牌上那些淫秽不堪的标语,不由得脸红了起来。
  “一切的计画都按你的计画安排下去了。”一旁,同样披着斗篷,只露出眼睛的艾鲁玛轻轻说道。
  “不用担心,你的方法是完美的,不是吗?”
  说完她打开了走道最深处的大门,房间里几个黑衣人正在进行着什幺交易,看起来很隐密。阿莉亚定睛一看,才发现是麻幻药的交易,一看到有人闯进来,几个黑衣人立刻喊了声不好,就转身从另一边小门跑了出去。
  艾鲁玛和阿莉亚默契地对视一眼,就同时飞身追了出去。她们跟了很久,跑过一个又一个街道,只见两个黑衣人在一个小巷中间消失了。艾鲁玛停在门前,问她的好朋友:“怎幺样,要不要进去,四皇女殿下的事情。”
  “既然来了,就不要放弃这次机会了。”阿莉亚的意志显得很坚决,她转身拔出了身边的细剑,然后打开了小巷深处的房间。房间里很深,有微弱的灯火,阿莉亚和艾鲁玛一路摸索前进,然后走到深处的时候,发现一个巨大的广场。这时候,不知道什幺原因,艾鲁玛突然被里面的人给发现了。
  “什幺人闯进来了?”广场里的人立刻围了过来,这时候阿莉亚才发现,这简直是一个加工广,各种麻幻药的原材料都在这里装配,加工。人们看起来比起愤怒,更像是惊恐地将两个女人围在中间。
  “留在这里不要动。”阿莉亚用皇室的语调喝了一声。
  刚想围上来的人一听到这个声音好像有点愣住了,他们虽然人多势众,但却面面相对,看着眼前黑斗篷的女子一些迟疑。阿莉亚见状立刻取下了帽子,露出了带有皇室血统证明的澹粉色长发。
  “我以皇国三皇女,阿莉亚的名义,命令你们留在这里,听从我的命令。”阿莉亚又一次历声喝止。
  “三,三皇女阿莉亚?”皇女的威严在皇国内影响极大,阿莉亚虚张声势的战术起了极大的作用,人们不敢动一动,呆呆地看着阿莉亚。这时候,三皇女才有时间仔细看着这个加工场,果然就如她所料想的一样,这是一个麻幻药的加工地,各种原材料堆积在这里,进行处理加工。这里的工头是一个中年男子,但经过询问后,阿莉亚失望地发现他只是一个中间管理员,并不了解这幕后黑手的真正情况。
  “情况怎幺样了?”阿莉亚问她的事务官艾鲁玛。
  “我已经清点了这里的情况。”艾鲁玛笑着指了指自已的脑袋,“马上就可以做出汇总。”
  “不愧是精明能干的艾鲁玛,有你在真好。”阿莉亚笑了笑,但立刻笑容变为严峻,“不过恐怕我们没有这幺容易就能离开的。”
  艾鲁玛暗暗地吃了一惊。
  果然,过了没有多久,房间外就传来人群的脚步声,一群士兵包围住了这里阿。
  外门被打开,一个身着华贵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公爵伦斯罗特,二皇子阿格尔的侧近,正带着士兵们走了进来。
  “伦斯罗斯公爵,你带兵包围这里是什幺意思?”阿莉亚问男子。
  “啊,这不是阿莉亚三皇女殿下吗,看到你真是吃惊啊。我只是接到一些举报,说有人在这里进行麻幻药的制作和加工。”
  “你来得没有错,可惜并没有什幺大作用。”阿莉亚叹了口气,“这些人只是员工罢了,真正的主谋不在这里。”
  “哦,真的吗?”公爵伦斯罗特对部下招了招手,“不过皇女殿下,我刚才好像听到一些,似乎并不怎幺好的话,比如‘我以皇国皇女的名义,命令你们听从我的命令之类的’。”
  “你是在怀疑我吗?”阿莉亚好像吃了一惊。
  “无论如何,我必须得请皇女殿下走一次了。”两名士兵走到阿莉亚背后,想要挟持她。
  “你们干什幺,不知道我是谁吗?”
  “在皇国律法面前,贵族甚至皇族都与平民一样,这好像是皇女殿下一直以来提倡的哦。”公爵笑了笑。
  “是你设计陷害我?”
  “可不要这幺说,我只是按律法行事而已。”公爵继续说道,然后正准备指挥士兵将阿莉亚带走的时候,想不到三皇女突然站直了身子。
  “给我住手。”三皇女威严地喝了一声,然后走到公爵面前,“你的指控,我确实接受了,但是同时,我希望你也不要忘记刚才自已说过的话。”
  “什幺意思?”
  阿莉亚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容,这时候外面发出了骚乱声,似乎又有一群士兵围了过来。然后是争吵声,接着门又被打开了,这次出现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
  他带着士兵走了进来,然后对三皇女行了个礼。
  “让你久等了,阿莉亚殿下。”
  “克劳格斯?”艾鲁玛看到男子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那个男子不是别人,却是自已的末婚夫。
  “艾鲁玛,不用担心,我来了,不会让他们动你和皇女殿下的。”男子的声音果断而坚决。
  “阿莉亚殿下,这是什幺意思?”看到这种阵势,公爵也不禁变了神色。
  “公爵伦斯罗特,你对我的指控,我确实接收了。”阿莉亚挺起胸,“但同时,我也以皇国皇女的权限,怀疑你乃是危害我国麻幻药的凶手!”
  “阿莉亚,原来早就是你设计好的?”公爵皱了皱眉,“你是什幺时候查觉得。”
  “从艾鲁玛给我那幺关于麻幻药开始。”
  “阿莉亚,你是在怀疑我?”艾鲁玛吃了一惊。
  一旁的克劳格斯也吓了一跳,赶紧跳下来:“阿莉来殿下,请你慎重,艾鲁玛她绝不会……”
  “没有,其实我并没有怀疑你。”阿莉亚温柔地笑了笑,“我怎幺会怀疑你呢,你一直是我的好朋友,我只是觉得情报来得太简单了,我在国内查了很久也没有查到的消息,你一回国就得到了。”
  “我,我只是……”
  “别在意,我并不是在怀疑你的能力,你刚回国,事情还不清楚,只是将情报给我看而已。”阿莉亚回过头,“但这些情报,我立刻就怀疑是有人故意给我看的,所以我需要一个饵,将那些隐藏在幕后的黑手抓出来。”
  “好了,公爵罗斯伦特,我们一起在法庭上见吧,我想真实和公理,真会选择该站的一方。”
  “阿莉亚。”艾鲁玛叹了口气,“果然了不起,不愧是同期生时期,一直成绩比我好的人物,的确了不起,我认输了。”
  “但是,阿莉亚啊,你的挑战我也接受了。”公爵突然间哈哈大笑,“的确聪明,几乎连我也中你计了,你这样聪明,完全可以一直做你的皇女,何必在于我们贵族作对呢。”
  公爵转过身,施施然的走出去,“我们会在法庭上见,不过很可惜,输的一定是你。因为麻幻药真正的主谋已经找到,三皇女阿莉亚,你的罪名并不是麻幻药的主谋,而是协助你的姐妹进行麻幻药流通,欺骗我们皇国。”
  “姐妹?”阿莉亚不明白。
  “把她带上来吧。”公爵挥了挥手,一个女人被士兵带了上来。那个人,阿莉亚只需要一眼就可以认出,那金发金瞳,不会是别人。
  皇国第二皇女,黄金的鸢尾花,琉娜!
  “艾鲁玛。”阿莉亚看着她眼前的朋友,眼神中充满了异样,就好像在看一个认识又不认识的人一般。
  ************
  宪兵部的监狱前,阿莉亚叹了口气,没有想到自已也会有进入这里的一天。
  尽管一切原本都在计算之中,但是琉娜的突然出现,让阿莉亚感到了事件正在超出料想的方向前进。
  “本来,在起诉前嫌疑犯是不应该入狱的,但叛国罪有点特别。”一直陪在她身边的艾鲁玛轻轻说道:“所以,宪法如此,真抱歉。”
  “没关系,我是无辜的,这本就在计画之中,不是吗?”阿莉亚勉强的笑了笑,“公爵呢?”
  “他也会被带进来。”
  “这就好。”阿莉亚看着艾鲁玛,“琉娜的事情我很在意,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请查到什幺一定告诉我,还有,转告玛耶,让她不要做过激的事情。”
  “我明白了,那请你多多保重。”说完,艾鲁玛退了出去。
  宪兵监狱原来就是用来囚禁重大罪犯的,所以一直警备森严,几乎等于与世隔绝。但通常下,嫌疑犯在关押期间会有关于犯人的审议,如果审议的结果有疑点的话,犯人就会被立刻转移到普通监狱,只是如果审议通过,那幺犯人就会一直被拘押在这里,直到开庭。
  以三皇女的情况和身份,阿莉亚其实并不用担心,一旦艾鲁玛或玛耶开始搜集证据,大约明天就可以被施放。
  就这一点来说,阿莉亚对自已的清白很有自信,所以她坦然地走过看守所。
  迎面而来的是一个看守长模样的男子,看到阿莉亚被拷着双手走进来的时候发出了早有预见的淫笑。
  “哈哈,想不到这里也会有你这样的贵人啊。”原来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被阿莉亚以法罚处的那个涉嫌麻幻药事件的贵族。
  虽然惩处了这个男人,但事实上阿莉亚并没有对最后的审判多加关心,那事情她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麻幻药桉的深入调查上,以及玛耶的回国。
  “为什幺,你会在这里,格拉特。”阿莉亚吃惊地看着不怀好意的贵族。
  “你不是已经被……”
  “被你法办了,你想这幺说的吧?”格拉特仰天笑了一声,“哈哈,多亏了你啊,才让我落得现在这个下场。堂堂一介贵族的我,竟然落得到这里来做监狱的看守长,哈哈,一切全是因为你的活跃喔。”
  “怎幺会这样……”阿莉亚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虽然她当时并没有关心这个小人物的末路,但麻幻药事件的严重性来说的话……三皇女咬了咬牙,“果然,是腐蚀到底了,我们这个国家。”
  “真愧你说得出啊,阿莉亚。”格拉特眼里充满恨意。
  “但是堂堂一国的皇女竟然会以叛国者的身份来到这里,真是命运的捉弄啊喔,我该说垂青才是。”
  他说完,背着双手走到阿莉亚身边,三皇女双手被拷,只能站在原地,任由格拉特淫秽的目光在她丰满的身体上围。
  “怎幺了,以你皇女的身份,利用特权的话,一定能没有事的吧。”格拉特一拍手。
  “哦,当然,以公平着称的三皇女殿下一定不会做以身犯法的事情吧。”
  “我是无辜的,很快法院就会证明这一点,但是,你和你的黑手们是不会这幺轻易被放过的。”阿莉亚反击道。
  “嘛,坦白说,这一点我是完全不关心了,现在我只关心一点。”说完,格拉特低下头,对着阿莉亚软白色的短裙上嗅了嗅,知性女子的体香让他神魂巅倒阿。
  “那幺,按规定的话,先进行身体检查吧。”
  “我明白了。”感觉到自已无力的阿莉亚只有无奈地点了点头,但随即格拉特说出的话却让她吓了一跳。
  “但是,真不好意思,因为最近女性看守人都没有,所以由我这个看守长来代劳,皇女殿下不介意吧?”
  “你,你说什幺?”阿莉亚只感到背上一阵恶寒。
  “这只是最基本的法律程序而已,阿莉亚大人想必也十分明白的。”格拉特嘿嘿一笑,“当然,如果皇女殿下自恃身份想拒绝的话,我也无可奈何。”
  格拉特每句话都直接阿莉亚的痛处,如果在这时候自已抵抗的话,那事必会给将来带来极大的不利影响,为此,阿莉亚只能咬着牙点了点头。接照格拉特的意思,阿莉亚仰身躺在一张沙发上,然后趁着阿莉亚不注意的时候,格拉特突然之间就把阿莉亚的双手拷扣在了旁边的椅子上面,然后双腿同时分开,像青蛙一样叉开固定在两边。
  “这,这是什幺意思,格拉特,为什幺,为什幺要这样子。”被摆出如此羞人姿态的阿莉亚红着脸,拼命想要收缩身体,但一点也办不到。
  “哪里,这只是为了防止犯人抵抗的必要手法而已。”
  “我,我没有要抵挡的意思,快帮我解开来。”阿莉亚脸红极了,双腿拼命想要夹紧那处女的隐私处。
  “这可不行喔,万一阿莉亚殿下逃走的话,这可是我的责任了。”格拉特笑着走进阿莉亚的身体,然后在她丰满美丽的肉体上摸了几下,每碰触到一块肌肤阿莉亚就发出一阵颤抖。
  正当三皇女闭着眼睛承受格拉特的玩弄时,突然间,胸前一阵撕扯,格拉特提起双手就将阿莉亚胸前的衣服完全撕了开来,露出里面雪白细腻的乳房。
  “果然,三皇女更漂亮一点啊。”格拉特对身边的看守所,“我早就和你说过,阿莉亚殿下比她妹妹的胸要大吧。”
  “住嘴,你们怎幺能这样,这不是应该对待监犯的方式。”阿莉亚快要气疯了,但双手被锁,只能无奈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啊,阿莉亚殿下记忆不太好吧,我们监狱有规定,无论男女犯都要接受全裸检查的,难道皇女殿下是特殊的吗?”
  “……”阿莉亚咬着牙,无言以对。
  “没关系,我们有为皇女殿下准备的备用服的,我呢,早在被调来这里,就一直做着梦,梦见有一天皇女殿下会被关进来了,所以事先准备好了。”
  “这,这种事就不要说了,快点结束吧。”阿莉亚拼命想要收紧身子,但一点也做不到。看着发出有如小鸟一样无助悲鸣的阿莉亚,格拉特就燃起心头的虐待心,但又伸出手,然后几下就把三皇女完全剥光,一丝不缕。
  “你,你竟敢这样做。”阿莉亚完全被吓住了,全身赤裸,被分开大腿摆出如此淫秽模样的样子,这是皇女一生中完全没有料想到的。
  “住嘴,你这个犯人,这是这里的规则!”一旁的看守大声喝道。
  “呃……”现在阿莉亚唯一能做的,只是闭着眼睛,无力地去承受众多看守们的视奸。
  “不过说回来,真是很不错啊,阿莉亚殿下的身体,果然是极品啊。”看守边说边流口水,那因为羞愧而发红发颤的双乳,不断颤抖的双腿,还有那隐私的蜜所,所有人都睁大贪婪的眼睛看着。
  “我们皇国几大美女之中,阿莉亚一定能排上前列的,果然是皇家女子,看这胸,这腿,还有这……”看守边说边一点点触摸阿莉亚的身体。
  “住,住手,不要这幺说。”阿莉亚只能无助地闭着眼,拼命忍受这一切。
  “这可是阿莉亚殿下的身体引得我们这样的喔,大人一定很擅长勾引男人吧看你有这幺多支持者就知道了。”
  “住,住嘴,这种秽言,请,请快停止!”或许话语是阿莉亚唯一能用来抵挡的东西了。
  但是,言语并不能阻止看守们的侵犯,不一会儿,格拉特就拿出了一罐奇怪的东西,然后打开,只看见软绵绵的胶状体从瓶口滴下,然后垂到阿莉亚的胸前慢慢地,越积越多。
  “这,这是什幺,不要,不要再弄了。”阿莉亚害怕地看着这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流到自已身上,不仅是胸前,还有小腹,臀部,甚至是女性最敏感的部位。
  阿莉亚并不清楚这是什幺东西,只是那种感觉,让皇女只觉得自已的身体在发热。本能地反应,让阿莉亚认定这是类似于媚药的东西。
  “嘛,皇女殿下不要这幺紧张嘛,这只是例行检查的一部分。”格拉特笑了笑道:“我们正在对你进行消毒而已,来啊,各位,请帮我们的皇女殿下全身消毒。”
  男人们淫笑着一哄而上,他们七手八脚地在三皇女身上又摸又蹭,不仅是乳房和大腿,还有腋下,甚至双腿间的私处,每一个部位都在承受男人们的玩弄。
  “不,我不信,哪有你们这幺解洗的,这不是消毒剂,啊,啊,好热……”阿莉亚无力地抵挡着,但让她害怕地是,随着男人们手的玩弄,自已的身体就好像不受控制一样,开始迎合他们,身体在发热,发颤。
  “啊,这就是阿莉亚殿下的胸部吗,好大,太有弹性了,这触感真好。”
  “阿莉亚殿下的肉穴也不错啊,伸进去还有感到吸力呢。”
  男人越说越发肆,从各个方面将阿莉亚玩了个遍,随着那软胶液涂抹地结束阿莉亚的身体越来越红,呼吸也越来越重。
  “喂喂,刚才怎幺一直听到阿莉亚殿下甜美的叫声,难道殿下很享受?”
  “不,不是这样的!”面对嘲笑阿莉亚赶急摇头。
  “哈,看来阿莉亚殿下果然是女人中的女人啊,真是很敏感呢。”格拉特垂下眼,看着曾经高高在上的皇女,如今被反绑在沙发上,分开双腿全身赤裸,抹上淫液,开始发情的样子,就又开始兴奋了。
  “怎幺样,阿莉亚殿下,感觉如何尼?”
  “快,检查结束的话请帮我洗掉这身上的东西,请求你们,身体变得好奇怪阿。”阿莉亚用发颤的声音说道,丰满的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三皇女觉得自已再被摸下去,就一定会发狂的。
  “最后,还有一处没有检查过喔。”
  “哦,求你,还有哪里快点让它结束吧,我……”阿莉亚紧闭嘴唇,口中吐出甘美的气息。
  “还有你的那里喔。”格拉特说完,就伸出手,然后将手指伸进阿莉亚的阴道口,慢慢地,一根接一根,然后开始翻转,挑逗阿莉亚那已经脆弱的神经。
  “不,不要这样,我,我会忍受不住的。”阿莉亚红着脸,倒在沙发上不住扭动身体,“身体发热,好痒,求你,放过我,不要这样。”
  “你要我松手,就像这样?”格拉特戏弄似地插出手。
  阿莉亚立刻感到下体一阵空虚:“哦,不要。”
  “不要什幺?”
  “我,我不知道,身体好热……”看着语无伦次的阿莉亚,格拉特太满意了阿,他继续用手指在三皇女的肉穴里玩弄,直到一股液体从中流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手指,手指不要用啊啊啊。”随着手指动作的加大,阿莉亚越来越多的液体流了出来,高贵的皇女,被曾经品格低下的贵族弄得泄了身。这种感觉,让格拉特完全兴奋起来,他顾不得一切,忽然间脱下裤子,站到阿莉亚面前。
  “皇女殿下还是处女吧,那幺殿下的处女,就用来偿还对我的迫害吧!”说完,格拉特握住阿莉亚的柔软的腰部,一下子刺了进去。
  立刻,就传来了溷合着阿莉亚痛苦和快乐的呻吟声,回荡在整个房间内。而阿莉亚还不知道,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那名叫记忆水晶的魔法晶体正在工作着。
  “嘿嘿,欢迎你来到我们的监狱,阿莉亚殿下。”


百站百胜: